你的位置:

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IEEE标准制定的僵局

发布时间: 2018-11-09 点击量: 226
IEEE的标准制定过程,由于存在较高的商业利益,于是竞争厂商玩弄政治伎俩、各工作组内部混乱无序、规模日见臃肿等等令人头疼的问题正在让标准制定过程偏离正常轨道。那么,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 吗? 对移动用户来说,如果坐在时速200公里/小时的高速列车上还能接入宽带互联网,那会是何等惬意的事情。 然而,IEEE负责制定802.20移动宽带无线接入标准的工作组,自己却已经像是一列出轨的火车了。 在经过了将近四年的深思熟虑之后,IEEE的标准协调执委会终于决定解散这个工作组,因为它已陷入了“无休止的争吵”中。有证据表明,该工作组可能已被厂商所“控制”,而且还在遭遇“其他潜在的秩序混乱”。 “该工作组中存在着大量公然的政治斗争和恶劣行为,”IEEE的一位成员Craig Mathias说。Mathias是咨询与系统集成公司Farpoint Group的负责人。他说:“在此情况下,需要有人挺身而出,让事情重返正轨。” 去年11月,一位新上任的工作组主席在美国达拉斯重新召集了一个工作组,而工作组的其他领导职位目前均告空缺,此前所做的很多决定都已失效。 然而问题是,完全重启802.20委员会绝非一个孤立的事件。批评者认为,这一最近发生的、非常极端的事件其实正好说明:IEEE的标准制定过程早已深陷在相互竞争的商业利益、厂商缺乏中立的参与精神,以及时常是无能的委员会领导等因素所造成的泥潭之中了。 标准工作组的僵局 仅在去年,除了802.20标准悬而不决以外,还有另一项长达三年努力的IEEE标准,也就是超宽带(UWB)标准也陷入了僵局,工作组最终被解散。 负责802.11n的IEEE工作组一直在急切地等待这个100Mbps WLAN的标准能够在2006年通过。但是由于厂商之间的明争暗斗,最终草案的批准日期被推迟到了2008年。 802.11n产品所面临的市场压力非常之大,今天,很多厂商都已迫不及待地推出了各自的准-N产品。这对企业客户来说,造成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困境:它们究竟是应该等待标准呢?还是提前部署准标准产品,用一年后再升级呢? 这里存在着一个大问题:每个IEEE工作组一般都由十多位成员组成,如今还要经常吸收数百位投票表决会员,这就大大增加了产生僵局的可能性。 Gartner的一位分析师兼IEEE成员Joe Skorupa说:“我新近担任主席的一个委员会本来只有15位成员,而如今你在委员会中能看到数百人。有一个无线委员会,其成员已接近千人。这么多人来决定一件事真的是非常困难的。” 工作组的这种庞大规模明显减缓了起草、修订和批准一项最终标准的过程,因为一项标准必须有超过75%的成员投票赞成才能定稿。任何人只要交付注册费用(一般不会超过数百美元)便可出席工作组的各期间会议,而每个出席会议的人都拥有投票表决权。 全志愿者队伍 所有参与标准制定过程的成员,包括IEEE 802 LAN/MAN标准委员会,也就是通常被称为802项目组的官员们,以及IEEE标准董事会的执委们,全部是志愿者,他们都有自己作为工程师的日常工作。有些人的确只是为了使产业发展得更好而来这里贡献自己的时间和精力的,但大多数人却是受他们各自工作的企业支持的,企业一般会负担他们在全球各地出席各种会议的费用。 以802.11n任务组为例,其参与投票的成员有时超过500人,由于竞争性派别的存在,这一标准的制定一拖再拖,于是英特尔、思科、Broadcom和其他24家企业在2005年下半年便成立了增强无线联盟(EWC),目的就是想打破这种僵局。 在标准进程中无谓地消耗时间的另一件事,是IEEE需要对投票人在投票反对某个规范或提案时所提交的意见都得做出正式的回应。 多伦多大学Rotman管理学院的助理教授Timothy Simoe说:“如果存在大量的否决票,就会产生大量的此类回复。所以,如果有很多派别或者很多派别的成员投票反对某个标准提案的话,那就会让IEEE陷入难以自拔的泥潭。” 就802.11n的事例而言,最初的草案被否决时,投票人所提交的意见多达12000项。 标准流程的乱象 “这就是多个厨子弄坏一锅汤的典型例子。”《Network World》专栏作家、咨询师Frank Dzubeck如此说。作为咨询师的Dzubeck从1980年起就一直在跟踪网络标准的制定过程,那时IEEE的802项目还未启动。参与过标准之争的老手们身陷派系争斗并非什么新鲜事,但是大多数人都承认,情况正越变越糟。 “在IEEE内部,尤其是在802项目上,由厂商操控标准过程绝非新鲜事。”以太网和3Com的创始人Bob Metcalfe这么认为。他曾在上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IEEE制定第一个LAN标准时起过关键作用。 Metcalfe在一封邮件中回忆了当初围绕IEEE 802标准发生的争吵,IBM和以太网的支持者们(包括英特尔、施乐、3Com和已不存在的DEC)为一方,而由通用汽车作后盾的一个团体为另一方,大家都只想推进各自偏爱的技术。 这场争吵是如此的激烈,最后,Metcalfe的对手们终于成功地让他失去了投票表决权,而他在当时可以算是全世界计算机联网领域里最有成就的工程师之一。两年争斗的僵局最终导致802项目分裂成了三个标准:802.3用于以太网,802.4用于通用汽车的令牌总线,而802.5则用于IBM的令牌环。 IEEE标准董事会主席Steve Mills则认为,最近围绕802.20发生的麻烦事不过是标准制定过程中偶然发生的小冲突而已,只要参与标准制定的厂商之间存在竞争关系就会有冲突。 “我不认为802.20事件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但我也不打算将其描绘得比上世纪80年代的标准之争更为困难。”Mills说。“在802标准的整个研发过程中,只能说是偶然产生了派系斗争的情形而已,802的以太网-令牌环就是一个例子。” 尽管他也抱怨过近些年来围绕标准程序所产生的越来越多的争议,但他认为,正是去年所发生的这些争议增加了数百万美元的网络市场机会。 “经济利益越大,人们参与的热情就会越高,而要达成关于一项标准的就会多少有些困难。”他说。“不过还是有很多例子表明,有过类似争议的标准最终还是能够达成共识并修成正果的。” 搁浅的改革 Mills在802项目标准制定过程于去年出现困境之前就已经注意到了问题的所在,2005年11月,IEEE的执委会就在温哥华召开了一次为期五天的全体会议,这次会议实际上是一次关于标准进程改革问题的头脑风暴。 根据已经发表的会议记录来看,出席这次会议的委员并不多,Mills、802项目主席Paul Nikolich和副主席Matthew Sherman参与了讨论,力图解决诸如像工作组机构臃肿,参与者妨碍标准进程,标准进程的进展太慢,从而给反对者提供了派别斗争的机会等问题。 在Mills散发给执委会成员的未签名的会议记录上有这么一句话:“工作组的规模是个问题,严重影响了标准的进程。” 讨论中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筛选”过程过于缓慢,这就让工作组内竞争的派别有了更多的时间可以互挖墙角。“我们得设立一种挑选赢家的机制,”记录如此说,“尽快确定哪个提案会是赢家。” 在这次头脑风暴中探讨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工作组负责人的领导能力问题,他们的政治才干将决定着标准进程的成功和停滞。 “工作组的负责人在促进进程最后达成一致目标的能力上存在很大差距。”会议记录上说。2005年11月的这次主要由802项目领导层和IEEE标准董事会成员参加的会议,最后提出了一系列改进标准进程的建议,但到目前为止,能够落实的只有其中很少的几条。在“直接建议”的名目下有如下数条: ● 消除期间会议和全体会议在职能上的差别,期间会议也拥有决策权。 ● 培训工作组的负责人,教会他们怎样管理一个任务或工作组,以及怎样促进一致目标的达成。 ● 提供各种功能性工具,比如会议参加者的电子记录信息、文档控制、电子投票、日程安排、事件跟踪,倡导召开虚拟会议等。 ● 简化参会规则,与会者只要出示会议牌便可参会。 ● 形成一种基于收入的投票机制,而不是像目前这样每个参与者一票的办法(记录也承认,事实上已经存在着这样的投票机制,因为大公司会比小公司派来更多的代表来参会)。 会议记录中提到的唯一的行动条目就是Mills、Nikolich和Sherman向执委会总结的各类问题,然后建议区分轻重缓急来决定随后应采取的措施。IEEE的一位发言人拒绝说明究竟哪条建议正在付诸实施,只是声称:“这是一次真正的头脑风暴会议,虽然并未打算产生任何有约束力的决策,但却尝试着将诸多问题尽可能地摆上桌面。” 修正流程的努力 不过,Sherman说,IEEE还是做了一些努力来改进标准进程,比如为工作组的负责人提供更好的培训。他说,IEEE还在主动讨论建议中提到的一组新的工具集来促进整个流程的改善。 “我们已经有了一些工具,不过这些工具目前还都是权宜性的。”他说。他列举了802.11工作组的例子,这个工作组有超过500多位的成员,经常会每隔两个小时就召集一次会议,没有某种自动化的办法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正在尝试为其配备一组工具集,因为802.11是个非常活跃的领域,不过光配备工具就得花费一年的时间。” 至于标准制定进程本身,在802项目执委会内也已达成了共识,将会借助于正确的工具组合,让802项目的需求与更多IEEE标准同步进展。 “每次会议我们只讨论一个主要论题,”Sherman说,“我们正在尝试与IEEE标准董事会一起来做一些事,这不只针对802项目,而是针对整个董事会,所以标准制定过程将会变得更加具有全球化特色。” 不过,2005年11月头脑风暴会议中的其他很多议题却从未获得过推动,这主要是因为担心简化流程的努力很容易被滥用。因此,即便感觉到了流程中存在着不公正或者不正当的情况,也可能产生两种截然相反的结果,要么会抑制执委会采取行动,要么会刺激执委会采取行动。去年围绕802.20工作组的激烈争执就出现了这两种情况。 “这个时候,我们就会认真对待工作组成员表达出来的感觉。”Mills在谈到执委会推迟802.20项目并重新选举新的领导人的决定时如是说。他回忆说:“有人反映标准进程中存在着不公正的行为,工作组成员各自都有不同程度的不愉快的感觉,没有人认真履行职责,什么事都决定不了。我觉得这不会是真的,其中有一些可能纯粹只是感觉而已。” 但是,这些感觉以及随后工作组工作的停滞“还是引起了IEEE对标准进程以及流程的密切关注,”Sherman说。“结果呢,我相信你们大家都看到了,不只是在802项目组内,而是在整个IEEE协会内采取了多项修正措施,至少是采取了更多的防范措施,以避免流程中出现不正当行为。” 这些修正可能只是微小的,就像大学生橄榄球队每年都得调整一次,好决定谁能参加全国联赛一样。也正如大学橄榄球队的比赛已经有了很长的争夺冠军的历史,每年的调整似乎也越来越久拖不决,充满了争议一样,IEEE的标准制定过程虽然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失误,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依然能照常运转。 “问题肯定是存在的,但我认为出现挑战是件好事。”Farpoint集团的Mathias说。“标准进程中存在的问题需要公开化。只要你打算公开,那么什么事情就都能公开:我不知道除此之外还会有什么改进的办法。” (美国《Network World》供本报专稿) IEEE复杂的标准制定流程可能会导致流程出轨 ◆ 召集兴趣或利益相同者 利益是否合适? ◆ 形成研究组,撰写项目授权需求书(PAR) ◆ 工作组和执委会(EC)审阅 EC批准后,将PAR送交新标准委员会(NesCom) ◆ NesCom和标准董事会审阅 标准董事会批准 ◆ 工作组开始工作 ◆ 工作组审阅各项标准提案 资料选择 ◆ 创建和不断定义草案 草案完备吗? ◆ 工作组投票 需几轮修改,反对者提交意见 ◆ 审阅反对意见,如有必要修改草案 如不必修改也没有新的反对意见,75%工作组成员投票通过,然后工作组是否还需要将草案交给赞助商投票? ◆ 请求EC批准然后交由赞助商投票 ◆ 赞助商投票 ◆ 审阅投票结果,如有必要再行修改 如无修改和新的反对意见,则75%票选通过 ◆ 请求EC批准,送交审议会(RevCom) RevCom批准 标准董事会批准 准备出版发表 ◆ 出版发表标准(cnw)
-ZFLA-101W无线定位基站

ZFLA-101W无线定位基站

-ZFLA-102N网络定位考勤基站

ZFLA-102N网络定位考勤基站

-ZF-SCP200安全生产管控平台

ZF-SCP200安全生产管控平台

关闭
您问题已经收到,请耐心等待.我们将尽快回复您!

Company ©2015 北京亿波普天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信息: 京ICP备14014977号-1亿波普天技术服务中心